首 頁 > 新聞>>要聞 >>正文

國家一級編劇、話劇《張謇》編劇高龍民:塑造一個藝術的張謇

2016-04-07 13:54:18 來源: 江海晚報網

記者 顧 遐 張君怡

3月11日,話劇《張謇》劇本研討會在市行政中心舉行。這意味著,張謇將首次登上話劇舞臺。

國家一級編劇、話劇《張謇》編劇高龍民向記者透露,“劇本3萬多字,10場戲,20余位人物,有名有姓的就有14位,舞臺演出時長約兩小時。”

“張謇是一位偉大的‘失敗的英雄’,我們需要塑造一個別樣的、藝術的張謇。”高龍民說。

據了解,話劇《張謇》劇本已獲2015年江蘇省戲劇文學獎二等獎(一等獎空缺),目前正在申報“國家藝術基金”資助項目。

悲劇的力量更震撼人心

胡適曾為《南通張季直先生傳記》作序:“他獨立開辟了無數新路,做了30年的開路先鋒,養活了幾百萬人,造福一方,而影響及于全國。”

這樣一位厚重的歷史人物,卻從未出現在話劇舞臺和影視劇中,高龍民深以為憾。

1991年,高龍民參加江蘇省藝術創作會議,會議把“張謇”列為省文藝創作重點題材。20多年過去了,張謇的形象依然停留在歷史遺存和人們的懷想中。

作為張謇故鄉的劇作家,關注、研究張謇多年,高龍民深感有責任寫話劇《張謇》。

接到“命題作文”,高龍民思緒翻騰。張謇的閱歷太豐富,事業太龐大,性格太復雜,難以提煉、表現。按照傳統戲劇結構要求,張謇的一生,沒有一個貫穿始終的對立面,沒有一個貫穿始終的“女一號”,更讓他犯難的是,由于沒有力量對等,或者更強的對手,矛盾沖突張力不夠,張謇這個人物如何立得住?如何才能豐滿起來?

從事劇本創作30余年,高龍民寫了二十多部大戲,近一百個獨幕話劇和戲劇小品,有過創作話劇《文天祥》的經驗。高龍民坦言,真人真事入戲很難,難在“史”與“戲”的矛盾,編劇一般不愿多碰,“到了我這個年紀,喜歡這種題材,有分量,有歷史厚重感,有挑戰性。”

2014年7月,央視紀錄片《張謇》首次被搬上熒屏,據悉其醞釀、創作過程超過10年。而話劇創作不同于影視劇,更不同于紀錄片,話劇審美是關于人生命運、哲理思想的叩問。

張謇波瀾壯闊的一生與紛繁復雜的歷史交織,如何表現他的大胸懷、大氣魄、大智慧,需要膽識與睿智?

高龍民花了5個月的時間,研讀著名史學家章開沅關于張謇的著作、張孝若的《南通張季直先生傳記》及《張謇日記》等權威文獻資料。

“風格定位,是劇本的靈魂。”高龍民介紹,話劇《張謇》的定位是一出大氣磅礴、飽含生機與悲愴、催人奮進的史詩話劇,截取1894年至1926年這一時間段,展現張謇后半生成就。

“胡適稱張謇是‘近代中國史上一個很偉大的失敗的英雄’,最后這點極難呈現,悲劇的力量,才更震撼人心。”經過反復斟酌,高龍民筆下展現出這樣一幅場景——

1925年,大生集團資不抵債,交由上海財團接管。張謇無奈簽下交接協議,擲筆,口吐鮮血。畫外音響起:“第二年張謇逝世,他沒有看到大生集團的全面復興,這位近代以一人之力創建一座城市并影響全國的實業家、教育家、慈善家,他的陪葬品是:一頂禮帽、一副眼鏡、一把折扇,一粒牙齒、一束胎發……”

胡適先生扼腕不已,“終于因為他開辟的路子太多,擔負的事業過于偉大,他不能不抱著許多未完的志愿而死。”然而這不僅是張謇個人的悲劇,更是時代的悲劇。“話劇《張謇》的悲劇意義正在于此。”高龍民說。

張謇之于當今社會的現實意義

意大利哲學家、歷史學家克羅齊說過,一切的歷史都是當代史。這里說的不是時空上的歷史,而是人的精神歷史、人性的歷史。

高龍民說,從此視角切入,話劇《張謇》具有觀照當下的現實意義。

以往研究張謇大多定位于“實業救國”。為了尋求《張謇》與當今社會的契合點,打通與現實生活的渠道,高龍民另辟蹊徑。

話劇《張謇》有這樣一句臺詞,“謇曾被人誣為政治投機,可又有誰知,謇學習日本君主立憲,擁護孫文共和革命,反對袁世凱稱帝,全都是為了一個‘穩’字啊!實業強國,政治必穩;農牧工商,不穩不興啊!”

隨著我國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,文化多元化促進了審美多元化。人民生活富足,人心思穩、社會思穩、國家思穩成為共識。時代更迭,一切為“穩”沒有變。

在創作過程中,高龍民時常自問:“張謇不是天生的實業家,儒家學子一般瞧不起商人,人到中年,他為什么做起實業?”高龍民安排了一場戲:張之洞約談張謇,談甲午戰爭、《馬關條約》、日本狼子野心,一席話激發了張謇的民族精神,由此他走上了實業救國道路。“就這樣,人物行動找到了合理性。”高龍民說。

在高龍民心目中,張謇是一位不以做官為目的的讀書人、不以賺錢為目的的實業家、不以獲取個人名利為目的的文化人。

張謇突破儒家“學而優則仕的桎梏”,拋棄“官本位”,走上實業之路;張謇從商不為一己之私,以實業挹注教育,又以發展教育來為實業培養人才,教育實業的發展帶動經濟、文化、公益等事業,激起一潭活水。

棄官、求穩、創實業、興教育、辦慈善……這些都猶如警世鳴鐘,發人深省。

高龍民認為,歷史話劇要遵循的原則是準確性,在細節方面可以進行藝術加工。

尋求史詩話劇的最佳表現形式

“要搬上舞臺,劇本還得修改,進行二度創作。”高龍民與江蘇省文化廳劇目工作室主任、一級導演李明華不斷磨合,下半年由南通藝術劇院排演,下月本子就必須改出來。

高龍民自省,目前劇本還是寫得“太老實”,屬于寫實主義風格。史詩話劇需要空靈、寫意,劇本本身要像一首長篇敘事詩,不能被歷史人物束縛住,“要呈現一個藝術的張謇,而不是一個歷史的張謇,我們必須區分生活真實和藝術真實。”

話劇源于西方宗教,高龍民表示,目前劇本內容事件、人物性格、細節基本確定,但要尋求一種形式感、儀式感,甚至宗教精神作為突破點,這種想法與李明華不謀而合。

高龍民思忖,可以借鑒現代主義話劇創作方法,寫實與寫意融合,既有寫實故事,又有心聲表達,便于把活生生的、有力度的、對生活有影響的藝術人物表現出來。

“今天早上醒來,躺在床上突然有了靈感。”高龍民難掩興奮,“可以考慮兩個張謇,一個中年張謇,一個老年張謇。讓兩個張謇,在不同時空交織中對話。”

比如:黑幕,雪花飄灑,一個空蕩蕩的世界。舞臺中央緩緩走來一位身著白色長衫的老年張謇,“那是光緒二十,慈禧七十壽辰,謇博得一個恩科狀元,本想忠君報國一展抱負,可是甲午一戰大清賠款割地,喪權辱國……這么多年來,我實在太累了……”

此時,慈禧太后回宮,文武百官跪在雨中迎駕,其中不乏七八十歲的老臣,“這便是當年的我”。張謇遠遠看到這一幕,骨氣和自尊讓他連連搖頭,斥道“此官不做也罷”。

不同時空的張謇的心靈碰撞,能讓人物更加立體豐滿,更像現代話劇,年輕觀眾也能接受。“這只是個人不成熟的想法,具體修改事宜仍要與導演、專家討論決定,不能再劇透了。”高龍民笑著就此打住。

舞臺上漸行漸近的張謇,讓我們共同期待。

聲明: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
蘇ICP備08106468號 蘇新網備2010048號 廣播電視節目經營制作許可證(蘇)字第435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-20112099號

免責聲明:本網站所刊登、轉載的各種圖片、稿件是為傳播更多的信息,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。

電話:0513-85118941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聯系地址:中國江蘇省南通市西寺路10號

Copyright (C) 2015 www.npuoeq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

欢乐斗地主吧